Skip to content

NEW WED SITE !

维姆.文德斯1985年在东京拍摄的素材量也许不够他充分剪辑《寻找小津》,但除了在纱帘前回忆逝人的厚田雄春(摄影)的侧脸的轮廓,在雨天的公园内捕抓到当时竹之子族热闹习舞的珍贵镜头,这是当今也许该到五旬之人曾经有过的热情体力,也连同那个摄影师最后的哽咽一样,令人心碎。若作画的本质,也能同电影一样,被某位同宗的先驱捍护下来,我也有类似维姆东行时感到的哀伤幸福。但无论有无先者的推动,我也总会完成我没有共同伙伴的工作。

我无意挑选12月21日作为个人域名网站 www.chai-he.com 上线的日期。但无论地球还是我的工作,都会将迈入谣言中的新纪元。

现在的这个网址会被作为blog无限期得保留下去,您也能将在ChaiHe的个人网站上转跳到这儿。

 

One Comment

  1. ShaoMai wrote:

    一本被定格在2012的期刊,say goodbye?

    星期四, 05月 22, 2014 at 10:07 | Permalink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