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南极日记,无尽昼与无尽夜之间

 
总有一处虽在冰层下酝酿解冻但还尚无法触及的敏感地带。
这算是白日梦里最可怖又最无助的梦魇了吧。

90年代当“审核”被“等级”取代、保护本土电影上映配额的光头运动和独立制片运动蓬勃发展时起,不可逆转地,朝韩、军事问题,以及诸多此前只能保持缄默的铁幕电影,随着在全斗焕统治下渡过青年时期继而纷纷参加激进的左翼政党的各导演的元气大振,被推进成亚洲电影的新斗争圣地。那种威权统治带来的独特记忆和体验,使得口碑普通的《南极日记》成为今年我记忆最深的电影。

若大学期间尚不知“审核”是何味的我6年前就去观摩,当片尾极夜来临冰原上无尽的寂静黑暗肯定无法令我同样体会到刘智泰的恐怖和绝望。那种对现世文化现状的梦魇随着极夜中的燃烧弹逐渐黯去被描绘成清晰具体的轮廓,刺激着我紧缩心肌的还是第一次。

 

 

One Comment

  1. 远远圆圆 wrote:

    铁幕?都差点被我忘了~~~

    星期二, 11月 6, 2012 at 17:57 | Permalink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