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生活

NEW WED SITE !

维姆.文德斯1985年在东京拍摄的素材量也许不够他充分剪辑《寻找小津》,但除了在纱帘前回忆逝人的厚田雄春(摄影)的侧脸的轮廓,在雨天的公园内捕抓到当时竹之子族热闹习舞的珍贵镜头,这是当今也许该到五旬之人曾经有过的热情体力,也连同那个摄影师最后的哽咽一样,令人心碎。若作画的本质,也能同电影一样,被某位同宗的先驱捍护下来,我也有类似维姆东行时感到的哀伤幸福。但无论有无先者的推动,我也总会完成我没有共同伙伴的工作。 我无意挑选12月21日作为个人域名网站 www.chai-he.com 上线的日期。但无论地球还是我的工作,都会将迈入谣言中的新纪元。 现在的这个网址会被作为blog无限期得保留下去,您也能将在ChaiHe的个人网站上转跳到这儿。  

男人的Cha-Cha-Cha

无论如何努力上诉,金京浩最后还是坐了四年的牢。国人不能看《断箭》,否则真的会欲哭不能,欲笑无泪。   勉強のチャチャチャ–坂本九 イフ・アイ・エヴァー・ルーズ・ディス・ヘ.-- 上田正樹 키스해쥬–Banana Girl music here

已逝C-POP

  日有曾经巅峰的J-POP,韩有基本已经成形的K-POP MUSCI ,但是C-POP在那里? 当我几天前听到这个盲人歌手的声音才发现,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能成为近代C-POP最佳注脚的那些曲目,已经随李丽芬陈淑桦远去了。

马克思气球

因为乌克兰的阿林娜·马克思文科(Alina Maksymenko)的面颊太圆润,所以我并没太注意媒体定义的“萝莉”孙妍在。

请不要对政治见死不救

    我只是想当 一个踏板而已! 在你们年轻世代开始关心政治,并真心思考、认真谋求改革国家良策之前,我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踏板。 把接力棒传给下一代活力充沛的年轻政治家,这才是我——真正的愿望! 请不要对政治见死不救!   这是和生死离别,人情悲暖一样感人至深,甚至落泪也不为过的另一种话语;尤其在成年之后,历历现世,更加唏嘘不已。 让人到某友人zeeko基本零成本、在互联网传播不到12小时就被封莫道不消魂杀的 7·23甬温线铁路事故一周年自制短片,它也许需要一个武藤国光存在。 Down he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