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Archives: SM

南极日记,无尽昼与无尽夜之间

  总有一处虽在冰层下酝酿解冻但还尚无法触及的敏感地带。 这算是白日梦里最可怖又最无助的梦魇了吧。 90年代当“审核”被“等级”取代、保护本土电影上映配额的光头运动和独立制片运动蓬勃发展时起,不可逆转地,朝韩、军事问题,以及诸多此前只能保持缄默的铁幕电影,随着在全斗焕统治下渡过青年时期继而纷纷参加激进的左翼政党的各导演的元气大振,被推进成亚洲电影的新斗争圣地。那种威权统治带来的独特记忆和体验,使得口碑普通的《南极日记》成为今年我记忆最深的电影。 若大学期间尚不知“审核”是何味的我6年前就去观摩,当片尾极夜来临冰原上无尽的寂静黑暗肯定无法令我同样体会到刘智泰的恐怖和绝望。那种对现世文化现状的梦魇随着极夜中的燃烧弹逐渐黯去被描绘成清晰具体的轮廓,刺激着我紧缩心肌的还是第一次。    

Ai Iijima 饭岛 爱

  飯島 愛 Ai Iijima(1973 - 2008)她始终是我认为虽胸臀并不招摇但体态异常得好、水着尤其耀眼的流星女莫道不消魂优。与日本娱乐业同期的她的黄金时代比起来,人生中后期的她则惨不忍睹。不仅日本,全世界的娱乐业、电影业、音乐界,艺术界似乎都在低靡陨落;在黄金潮才刚出生不能亲历的孩子们有一部分受着这些点滴的影响慢慢长大并在不久的10年内逐渐会成为社会的中坚。是人类正在走向衰退,还是这些即将的中坚力量可以改变一点现状?  

Yuriko Hishimi

一夜台北108

    我是四成的僵尸片爱好者。《弃城Z-108》预告片曝光后,很期待首搭丧尸这班快船的台湾风味串烧。(禁室·sm·台妹·黑帮) 且若化妆得够好,亚洲狰狞的脸孔和气氛会胜过欧美许多吧。 希望日后,可将我的画展办到台湾。且也在等待,内地尺度开放的一天。

BOOM!

    以前有本《YES!鬼世界》的杂志对于小学初年的我来说,真算是极品三级。那时尚不知倪匡倪震是何人,也未看过几部邵氏出品,脑中只有“好猛”2字,又咸湿又惊恐;尤其暧昧不清的插图,更加火上浇油! 《铁观音勇破爆炸党》之后,倪匡编剧李修贤担当的《中国超人》(1975)出世。                                              “雷马,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你活!” 死光刀和太阳甲原来统统都是made in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