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EW WED SITE !

维姆.文德斯1985年在东京拍摄的素材量也许不够他充分剪辑《寻找小津》,但除了在纱帘前回忆逝人的厚田雄春(摄影)的侧脸的轮廓,在雨天的公园内捕抓到当时竹之子族热闹习舞的珍贵镜头,这是当今也许该到五旬之人曾经有过的热情体力,也连同那个摄影师最后的哽咽一样,令人心碎。若作画的本质,也能同电影一样,被某位同宗的先驱捍护下来,我也有类似维姆东行时感到的哀伤幸福。但无论有无先者的推动,我也总会完成我没有共同伙伴的工作。

我无意挑选12月21日作为个人域名网站 www.chai-he.com 上线的日期。但无论地球还是我的工作,都会将迈入谣言中的新纪元。

现在的这个网址会被作为blog无限期得保留下去,您也能将在ChaiHe的个人网站上转跳到这儿。

 

男人的Cha-Cha-Cha

无论如何努力上诉,金京浩最后还是坐了四年的牢。国人不能看《断箭》,否则真的会欲哭不能,欲笑无泪。

 

勉強のチャチャチャ–坂本九

イフ・アイ・エヴァー・ルーズ・ディス・ヘ.-- 上田正樹

키스해쥬–Banana Girl

music here

南极日记,无尽昼与无尽夜之间

 
总有一处虽在冰层下酝酿解冻但还尚无法触及的敏感地带。
这算是白日梦里最可怖又最无助的梦魇了吧。

90年代当“审核”被“等级”取代、保护本土电影上映配额的光头运动和独立制片运动蓬勃发展时起,不可逆转地,朝韩、军事问题,以及诸多此前只能保持缄默的铁幕电影,随着在全斗焕统治下渡过青年时期继而纷纷参加激进的左翼政党的各导演的元气大振,被推进成亚洲电影的新斗争圣地。那种威权统治带来的独特记忆和体验,使得口碑普通的《南极日记》成为今年我记忆最深的电影。

若大学期间尚不知“审核”是何味的我6年前就去观摩,当片尾极夜来临冰原上无尽的寂静黑暗肯定无法令我同样体会到刘智泰的恐怖和绝望。那种对现世文化现状的梦魇随着极夜中的燃烧弹逐渐黯去被描绘成清晰具体的轮廓,刺激着我紧缩心肌的还是第一次。

 

 

已逝C-POP

 

日有曾经巅峰的J-POP,韩有基本已经成形的K-POP MUSCI ,但是C-POP在那里?

当我几天前听到这个盲人歌手的声音才发现,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能成为近代C-POP最佳注脚的那些曲目,已经随李丽芬陈淑桦远去了。

马克思气球

因为乌克兰的阿林娜·马克思文科(Alina Maksymenko)的面颊太圆润,所以我并没太注意媒体定义的“萝莉”孙妍在。